-

血奴背后的残酷真相下,是柬埔寨西港的黑色交易的冰山一角

2022-02-23

近日,在柬埔寨发生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件,一位叫李亚明(化名)的成年男子被人介绍去广西工作,被人挟持劫送到柬埔寨,从此开始了他的噩梦。



他到达柬埔寨的某园区后,由于拒绝参与网络诈骗活动,他多次被转卖。



从去年八月开始,在近半年的时间里,他每隔一个半月就被强制抽血,每次抽血达1500毫升,共计被抽血7次。



权威人士表明,一位体重70kg的成年男子,总血量约为5000ml,但失血量超过30%,患者就会出现明显的休克状态,严重可危及生命。



如果不能及时止血或输血,人脑等重要器官就无法支撑很久。



同时失血也会造成体温降低,体温低至32℃心脏就已经会受到影响。



每次抽血,对于他来说都是在刀尖上跳舞。



在发现他时,身体已经严重浮肿,生命已经奄奄一息。



他的血被抽干,出现了严重贫血、浮肿、腹水、肝硬化等并发症,血管萎缩。



在医院的悉心照料下,他已经慢慢恢复好身体,准备养好身体便回国。



资本入侵的西港,乱象丛生



这一切,要从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开始说起。



在网络上搜索“西港”,出现的相关词条一大半都是负面报道。



西港,也就是西哈努克港的。位于柬埔寨西南海岸线上,是柬埔寨最大的海港。



在柬埔寨加入一带一路之前,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,尤其是西港,值得一提的只有优美的自然海景。



那时大概谁也不曾想到,因为一带一路的政策,这里成为掘金者们趋之若鹜之地。



大约从2017年年底开始,大量中国资本开始涌入这片土地,他们利用资金开发楼盘、买卖地皮,或者是发展服务业。



覆盖生活各方面,那时一夜暴富的神话也几乎每天都在这里发生。



柬埔寨虽然严禁本国人赌博,但对外国人却很“宽容”。外国人不仅可以光明正大地赌博,还能办理经营牌照,开赌场。



当时国内大量非法活动和犯罪分子正处于扫黄打黑的压力下,他们瞄准了法制建设不健全的西港。



在各种因素的推动下,西港获得了世界各地资本的青睐,一时间各国企业开始进驻西港。



2018年柬埔寨的人均GDP是1495美元,也就是说刚刚脱贫,人民刚挣扎出温饱线。可是在各国资本的驱动下,它的GDP增速高达7.3%,是东盟各国增速最猛的。



这归功于贸易、博彩产业、服务产业等的发展。



西港虽然面积狭小,但是有着柬埔寨最多的挂牌赌场。到2019年,柬埔寨全境的163个有牌赌场中,有91个集中在西港。



赌博这个行业能让人一夜暴富,也能使人倾家荡产,在这样金钱的刺激之下,人容易产生极大的暴力倾向。



在一栋栋建设起来的高楼大厦里,往往会配置强壮的保安。



这些赌博公司不断开发赌博网站、吸纳来自全球各地的数字金融。



同时伴随而来的是,饮食、住宿、房地产等行业的兴起。



世界资金尤其是中国资金的注入,在短短几年内,西港便沦为了“中国城”。



在西港,可以看见许多中文的招牌,路边小摊、店面招牌上的中文,让你恍惚以为是中国的某个城市。



那时国内有大量年轻人被各种月薪上万的工作忽悠来西港,来了之后才发现,这才是噩梦的开始。



他们的工作,不过是长时间对着电脑,以“网络客服”的身份再去忽悠更多人陷入这场“白日梦”骗局。



也是为了赚更多的钱,扩大自己的势力,中国资本家开始在西港买卖土地。



而西港本地人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乡变成了“外国城”,甚至因为无力承担高额房租和高水平消费只能选择去偏远地区。



在那之后的很长时间里,西港反华的情绪日趋高涨,矛盾冲突也不断升级。



最严重的时候,一个中国人走在街上都有可能被陌生人捅一刀。



在赌博业的不断推动下,政府并没有制定严格的限制政策,城市陷入混乱的局面。在利益的驱使下,甚至影响到了政治,官员贪污、官商勾结见怪不怪。



诈骗人员的“悲惨生活”



2019年,柬埔寨政府面对着这一系列的问题终于下狠手,采取了禁赌令。



大量与赌局有关的从业人员光速撤离,据媒体报道“仅一周内就走了九万人”。接连受到影响的便是饮食、住宿等服务性行业。



如今的西港,在一带一路政策的带动下,最正规的身份便是经济特区。而柬埔寨政府采取的便是优化发展政策,增加西港的经济发展空间。



短短几年赌博行业的兴盛带给西港长时间的后遗症——诈骗、色情、毒品、暴力犯罪,也是不可磨灭的。



上文提到的柬埔寨血奴事件,就是一个例子。



针对国内民众做杀猪盘、电信诈骗的犯罪集团仍大行其道,在一座座写字楼里,依靠暴力强迫工作,楼栋独立,被称作“园区”。



在“园区”内,奉行最原始的暴力金钱原则,每个人都是一叠行走的美元。



在西港在“园区”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——一帮纹身大哥在电脑前干电信诈骗。



当业绩不行或者不听话时,会被电击毒打。反抗激烈的,被乱枪打死,结束生命。



若诈骗无能,多次虐待后无效,就会转向他们在国内的家人,利用“父母心”,要求给钱赎人。



国内家人付款后,只有部分公司会信守承诺,将其“放生”。



多数公司会痛打一顿之后,2万美元再卖给下一家公司。



无法获得赎金,或者无亲人,他们最后的利用价值就是割器官和抽血。



在柬埔寨的网络诈骗园区,虽然有人是被骗来或者绑架来的,但还有很大一部分诈骗人员是自愿的。



据当地华人称,很多人明知道自己在做电信诈骗,而因为高收益而选择留下。除了一些“宁死不屈”的人,另一些面临电击、殴打、转卖的人,是业绩差的员工,这对于他们来说是莫大的惩罚。



人在园区里就是诈骗的奴隶,毫无人身自由。



李亚明自述,他是在国内应聘之后被绑架去。根据招聘信息,他去崇左当夜总会保安,接着被劫持出境。



也就是说以广西崇左为起点,以柬埔寨为终点,很可能已经成了一条线上招聘、边境派遣、绑架出境的灰色产业链。



招聘的公司,可能在全国注册,或者只是写一个名字,加上高薪的条件。



若你心动,去应聘了,对方把你带到边境,威逼利诱,带你到“园区”,最后成为诈骗奴隶。



如果诈骗奴隶没做好,等待他们的不仅是身体上的伤害,他们还会榨干所有的价值,去勒索家人,再不然就抽血卖器官,最后杀掉埋进山里或者扔到海里。



诈骗奴隶背后的老板,从中获得丰厚利润,他们可能也会被视为海外投资的“成功人士”。



无人知道,他们踩着无数人的躯体吗,才得到如今光鲜亮丽的一切。



总结



曾经贫困的西港,经历了几年的资本输入,再加上不规范的市场制度,到如今已经“伤痕累累”。



最近爆出的“血奴”事件,也只是这个城市问题的冰山一角,更多邪恶恐怖的事情仍然藏在暗处,蠢蠢欲动。



柬埔寨期待的高发展在一定意义上已经实现,只是这样的结果是好是坏,还要留给历史来评判。


四川运硕科技有限公司


http://www.yunsuotech.com/


智能液氮泵、液氮泵、液氮加注机、四川硬件设计、单锭检测,四川运硕科技




分享
写评论...